原创 途牛掉队:业绩持续亏损 市场份额严重缩水

原标题:途牛掉队:业绩持续亏损 市场份额严重缩水

文:赵正

ID:BMR2004

持续亏损已经成为途牛的业绩常态,2019年三季度财报也不例外。

近期,途牛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,财报显示:2019年第三季度途牛营收8.53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11.7%,但是净亏损为1260万元,2018年同期净利润为2800万元。对于途牛而言,这已经是连续四个季度亏损,2019年第二季度净亏损为1.68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净亏损9600万元,净亏损翻倍;今年第一季度,净亏损为1.48亿元,而上年同期净亏损7160万元,亏损幅度扩大超一倍,2019年第二季度,净亏损1.67亿元,比上年同期亏损扩大101%。

相比较其他几家OTA,途牛应该是日子最难过的,这两年不但营收增长乏力,而且连续亏损,尤其是2019年以来,亏损面反而明显扩大,即便是整体业绩最好的第三季度也难逃亏损的厄运。对于途牛的财报业绩,《商学院》记者联系到途牛公关部,截止发稿前未收到地方的回复。

成本居高不下,缺乏核心优势业务

线上流量红利的消失以及消费品质的提升,使得在线旅游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,这也是各大OTA争相拓展线下门店的原因。

数据显示,2019年三季度途牛营业成本为4.72亿元,同比增长27%,运营费用为4.37亿元,同比增长10.7%,管理费用1.38亿元,同比增长12.6%,销售与市场费用为2.4亿元,同比增长14.5%,这其中包括门店的扩张和营销传播上的投入。三季度途牛的运营成本上升比较多,这是亏损的主要原因。

2019年对于途牛而言,日子并好过,对于三季度财报业绩的不佳,途牛方面把问题归结于外部大环境的不好,导致旅游收入预期下降,一些目的地国家的出境游中国游客出现负增长,金融服务也出现下降。事实上,2019年旅游市场整体环境不好,市场增幅下滑明显,在线交易规模增速放缓,导致各大OTA增速明显下滑。但是对于途牛而言,表现的更为明显,即便营收增长,还是难逃亏损的厄运。

对于途牛而言,一方面要受到航空公司“提直降代”,以及捆绑销售的影响,机票业务的营收受到较大影响,传统代理销售已经很难满足平台的发展需要;另外一方面,途牛还要面对消费者维权的带来的品牌声誉的考验,途牛屡次受到捆绑搭售、大数据杀熟等问题的困扰。

和其他OTA相比,途牛的核心业务并不强,主要依靠团游业务,团游业务基本占据途牛整体应收的80%以上,而这部分业务需要较多的人力成本,整体毛利并不高;而在酒店、机票、目的地消费等领域,途牛整体表现都比较弱势。相反,美团在酒店预定,飞猪在机票预定,同程旅游在火车票预定、艺龙在酒店预定等领域都保持一定的优势,而携程则在酒店预定、机票预定、度假、海外市场等各个方面都保持竞争优势。相比之下,途牛只是在团游市场苦苦坚守,业务结构过于单一。

在华美酒店首席知识管理顾问赵焕焱看来,2019年途牛整体亏损扩大的原因,在于途牛的业务缺乏新的增长点,已经开始进入缓慢成长阶段。

市场份额缩水严重 掉出第一阵营

最近几年,国内OTA市场格局持续分化,携程依然领跑OTA市场,同程艺龙合并后在香港上市,成为港交所第一股,业绩持续上升;而美团依靠在酒店市场的发力,在酒店预定市场已经可以和携程分庭抗礼,飞猪更是凭借在机票预订上的优势,跻身市场份额前三甲。相比之下,最落寞的就是途牛,不但持续亏损,市场份额已经萎缩到个位数,已经明显掉出OTA的第一阵营。

途牛曾经是OTA的佼佼者,2006年推出“休闲旅游”的概念,2014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成为国内第四家在美国上市的OTA平台,一直都是OTA格局中的第一梯队。但是,从上市之后,途牛就一直没有摆脱亏损的局面,上市五年来已经亏掉57.31亿元,而且短期依然看不到规模化盈利的可能。

多年以来,途牛在旅游的几大核心业务机票、酒店、火车票、度假产品、目的地门票等业务上乏善可陈,只是在团游上有明显的优势。“团游的发展依靠地接站,自己持有的地接站是仅次于不动产的重资产模式,而机票、酒店的中介轻资产项目又难以与竞争对手竞争,这确实是途牛难以盈利的因素。然而,对于途牛而言,营业收入的上升与发展地接站有关,这样增加的开发成本又造成亏损的加大。因为地接站是物业租赁模式,运营成本相对比较大。”赵焕焱分析。

从2015年开始,以携程、途牛、同程、驴妈妈为代表的OTA纷纷开始抢滩线下市场,途牛也很早就开始布局线下零售网络,但是由于模式不同,以直营为主,扩张速度和其他竞争对手就产生了差距,携程的门店数量已经遥遥领先,全国线下门店数量达到六七千家,今年计划还将新开1300家店;相比之下,途牛的线下门店数量仅有530家直营店(截止2019年3月),数量不到携程的十分之一。

“速度与质量本身存在一定的矛盾,追求速度扩张的品牌会存在不好管控的风险,途牛门店以自营为主,质量和服务虽然做的比较实在,但是扩张速度比较慢。”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峰表示。

途牛目前除了强调其服务、口碑、牛人专线之外,依然还没有找到可以突破的增长点。未来途牛可否确立可以盈利的优势领域,改变落后迹象,《商学院》将持续关注。

责任编辑: